爬上架子看大佛

4月

爬上架子看大佛

爬上架子看大佛
敦煌文物研究院院长樊锦诗终身致力于石窟的考古、维护和办理,被誉為“敦煌女儿”。1963年,从北大考古系结业的樊锦诗成了敦煌研究所的工作人员,初到敦煌,她就被美好绝伦的洞窟、岩画和彩塑迷住了。    这天,樊锦诗来到了大名鼎鼎的大像窟,发现里边搭起了空心架子,本来佛像正在修理。她怀着激动的心境仰望着这尊制造于唐玄宗时期、高达26米的佛像,只见大佛阔面重颐,神态慈祥,令她感触到了从未有过的庄重——她想趁这个可贵的时机,近间隔地领会大佛的美。所以,樊锦诗不管修理人员的劝止,四肢并用地顺着架子爬了上去。快到顶端时,她的眼前呈现了一截形似枯树干的泥塑,细心一看,居然是大佛的嘴唇。    樊锦诗怔住了,在地上上看到的大佛嘴唇分明丰盈美丽,怎会如此丑陋?她又将目光转向了大佛的脸颊,映入眼帘的,竟也是粗糙斑斓的泥塑外表。樊锦诗有些欣然,可当她回到地上时却发现,大佛的嘴唇仍旧圆润,面部线条仍旧柔软,佛像之美仍旧触目惊心。    她忽然理解,大佛的美一向都在,自己在架子上觉得它丑陋,是因为过分介意某一个点。事实上,美丽往往是由适宜的间隔和恰当的视点发明的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